快捷搜索:

万亿机构活水与场外配资共振

  据记者了解,A股的不差钱状况在去年就已经奠定。在去年中《资管新规》实施细则落地后,就预留出万亿规模的新增流动性。

  同时,原来被严格限制的场外配资如今再度兴起,大有和机构资金共舞市场的趋势。

  在2018年短短的几个月内,银行、保险、信托等机构资金经历了一个轮回。在4月27日,《资管新规》正式落地,在短短1个月内,银行、信托等委外资金快速从资本市场退出,彼时银行定制的委外公募基金接连清盘。但随着后续细则的落地,政策表现出了松动的迹象。9月28日,银保监会下发“理财新规”,允许银行资金通过公募基金投资股市,银保监会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允许银行设立的理财子公司发行的公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市。”

  中泰证券宏观策略分析师王仕进向《红周刊》记者表示,“理财新规”要求银行资金实行定置化、穿透化管理,之前银行底层资产买了什么是不公开的,但是未来要公开化。

  经初步估算,银行资金或有1万亿左右可进入股票市场。“目前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点个点左右。随着理财子公司设立完成,理财产品很快将和投资者见面,其预期收益率的设定或会跟随保险产品的收益率——4个点左右。不过目前,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个点左右,保险企业如果想获得高于4个点的收益,仅仅配置固守市场是不够的,还要投资一部分资金在权益类市场中。虽然比例可能不高,初期估计在5%-10%之间,但按照银行超过10万亿的资产规模,5%对应的增量资金也有1万亿元。”王仕进说。

  事实上,银行理财子公司已经有5家获批。2月17日,工商银行理财子公司正式获得批文,而此前还有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的理财子公司获批。

  除银行外,保险资金入市也已经获得政策鼓励。2019年1月28日,中国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肖远企表示,为了更好发挥保险公司机构投资者作用,维护上市公司和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银保监会鼓励保险公司使用长久期账户资金,增持优质上市公司股票和债券,拓宽专项产品投资范围,加大专项产品落地力度。

  “自从刘士余主席说资本大鳄是‘妖精’‘害人精’后,保险资金就受到市场特别的关注,这也引起了保险公司投资股市资金量的锐减,对险资来说,不投股市,还可以投债券市场,但投资股市却可能面临政治风险。”王仕进指出,在2017年底,保险资金投资权益市场的占比仅为10%,是自2010年重新放开险资入市后的最低值。

  王仕进分析,由于债券持续走牛,10年期国债收益率逐级下降,而保险资金的特性是持有到期,同时2018年保费增速较快,保险机构手中持有大量资金。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保险机构持有权益类资产的比重为12%,政策上线%。目前市场起涨,若保险资金按照比中位数稍高的比例,即17%-18%进行配置,则来自保险机构的资金增量也将在1亿元以上。

  自2018年三季度以来,保险资金增持房地产企业,如万科、绿地、华侨城。另外还重点配置了5G相关企业,如中兴通讯。徐驰在与保险资管部门进行调研、路演的过程中也了解到,保险资金已经开始加仓了。同时他指出,保险资金和公募资金的节奏基本一致。目前公募基金权益类持仓比例超过60%的基金比例为55.09%,而在2018年二季度时,该比例不足45%。

  相对的,2014年也曾出现过一波保险资金入市带动的行情。4月15日,中国人寿作为首单保险资金入市试点,以200亿资金规模展开竞标。彼时市场预计这将为A股带来千亿级资金增量。2014年与2018年相同的是,政策都强调大力发展资本市场,积极推进直接融资。不同的是,2014年保险资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投资标的,当时保险资金配置了较多的蓝筹、白马企业。“而2018年以来,政策引导保险资金入市,是希望它们支持国家想要重点扶持的行业,以及股权质押比例较高的企业。” 徐驰判断。

  2015年底,险资举牌是明显的行情爆发点。如果今年险资集中举牌的话,会推动一轮险资行情。

  2018年相比2014年是更为开放的一年,最明显的不同就是外资机构在A股占比持续提升。截止3月5日,QFII和RQFII通过深股通持有族激光占其总股本的28.38%,触及买入“上线”,而被深港通暂停了该股票的买盘,卖盘则会被接受。

  在大族激光被“买爆”之后,总境外持股比例紧随其后的美的集团也受到市场关注,截至3月5日,美的集团总境外持股比例达27.29%,距离28%的红线%。

  伴随着高层对A股国际化的重视,证监会和交易所不断完善A股制度,以满足MSCI的要求。例如解决停牌时间较长等问题。由此,在2018年期间,外资流入A股的规模,在交额以及净买入额上,成为陆股通历年中规模最高的一年。陆股通全年净流入2942.18亿元,创沪港通开通以来的最大值。另有业内人士预计,今年或将有逾1万亿元外资将“抄底”A股。

  在万亿级机构资金等待入市之际,2015年风起云涌的配资市场也在今年被激活。

  证监会1月31日宣布,沪深交易所正在抓紧修订《融资融券交易实施细则》,拟取消“平仓线%的统一限制,交由证券公司根据客户资信、担保品质量和公司风险承受能力,与客户自主约定最低维持担保比例;同时,扩大担保物范围,进一步提高客户补充担保的灵活性。此外,为满足投资者对标的证券的多样化需求,沪深交易所正在研究扩大标的证券范围。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30日,融资融券余额为7334亿元,较2018年初的万亿元水平下降了26%。联讯证券副总裁曹卫东向《红周刊》记者指出,取消“平仓线%的统一限制,有利于稳住存量资金,稳定市场信心。一旦市场企稳反弹,交易活跃度会随之提升。无锡方万投资公司董事长陈绍霞也认为,目前市场在3000点之下,杠杆率和估值水平都相对较低,风险不高,券商可以自主适当降低平仓线标准,以吸引存量资金。

  事实上,自放开平仓线要求后,融资融券资金也伴随着市场的上涨,出现了持续上升。数据显示,1月份融资余额为7219.5亿元,而截至3月7日,融资余额达到8587.38亿元。

  不仅场内配资,证监会还对场外配资做出了理性放开。2月22日,证监会发布了《证券基金经营机构管理人中管理人(MOM)产品指引(征求意见稿)》,也就是代表MOM产品指引出来了,子证券账户又重出江湖。而在年前,证监会已经发布了《证券公司交易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暂行规定》公开征求意见稿。曹卫东提道:“这说明券商的股票交易接口要重新放开外部对接了,这两份文件一起发布,让市场想起了2015年的牛市行情。”

  Wind数据显示,2015年5月牛市巅峰,接入系统场外配资可考数量在1.3万亿左右,涵盖民间配资在内则达到2万亿;场外通过HOMS系统接入证券公司的客户资产规模约为9000亿元,其中配资约为6000亿。

  北京一家配资公司的业务人员透露,最近来做配资业务的客户比去年增加了不少,1月份收到的保证金总额较去年的月平均水平增长约40%。证监会的表态也从侧面做了印证:“已注意到近期有关场外配资的报道增多,对此密切关注。”

  “场外配资在成熟市场是被允许的,1:10的杠杆比例也不应当被看作是洪水猛兽,期货市场甚至有1:100~1:1000的杠杆,仍然运转良好。投资者自己看错了,承担相应风险即可,关键是提高制度的市场化水平。”徐驰对《红周刊》记者建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