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避险资本青睐负收益率债券投资者在担忧什么

  由于投资者对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忧上升,债券之类避险工具的需求不断升温。美银美林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从去年10月到今年1月中旬,收益率为负的政府债券余额环比上升了21%。目前欧元区德国、法国、奥地利和芬兰等国五年期以内中短期国债收益率已经跌至零以下。

  去年10月,随着美联储加息预期持续高涨,欧洲央行、英国央行暗示启动货币正常化周期,全球超宽松货币政策浪潮转向逐渐成为共识,全球负收益率债券规模迅速下降。如今在美联储率先“放鸽”后,各国央行货币重回温和宽松,负收益率债券重新赢得资金青睐。

  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负收益率债券指数(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Negative-Yielding Debt Index)显示,全球负收益率债券规模在去年6月触及历史高点12.2万亿美元后快速回落并一度“腰斩”,在10月初触及近6万亿美元的三年低点,不料仅仅五个月后负收益率债券规模居然增长了超过50%,回到了9.3万亿美元的水平。

  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和动力不足是投资者担忧的主要原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此前先后两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各大经济体方面,受白宫部分停摆及气候因素影响,今年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速将面临考验,而贸易摩擦和需求下滑正在对欧洲和日本制造业产生冲击,进而影响地区经济动能,欧洲央行已经将今年的增长预期从原来的1.7%下调至1.1%,排除了今年加息的可能性。贸易环境恶化对澳大利亚出口型经济产生了不良影响,收入增长乏力和房价回落已经开始对该国消费产生抑制效应。

  国债等低风险债券成为投资者避险的重要选择,资金流入在推升债券价格的同时令债券收益率节节走低。以各国公债为例,目前十年期美债收益率维持在近一年低点2.60%附近,日本十年期国债收益率重新回到负值区域,德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0.04%,创2016年10月(当时欧洲仍未摆脱持续多年的主权债务危机)以来最低,法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也一度跌至0.413%,创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即便在已经27年未经历过经济衰退的澳大利亚,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回落到了2%下方。

  摩根士丹利首席跨资产策略师希茨(Andrew Sheets)认为,债券市场正在对经济前景进行重新评估,近两年发达国家经济增速将普遍放缓。

  多数经济学家认为欧美等发达经济体的经济依然具有一定韧性,虽然整体增速面临放缓压力,各国央行均表达了维护经济平稳发展的决心。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此前在国会听证中重申在加息问题上保持耐心,将密切关注全球经济发展趋势、英国脱欧及贸易谈判进展等事件。下周美联储将公布3月利率决议,普遍预期将按兵不动,届时公布的最新利率“点阵图”料将进一步降低市场对年内加息的预期。此外不少机构预计,美联储可能同时公布结束缩表的计划。

  欧洲央行在3月利率决议中宣布从9月开始第三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以维持良好的贷款环境。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认为地缘政治因素和保护主义正在让不确定性上升,欧元区经济面临英国硬脱欧、更为疲软的制造业活动和全球性经济增速放缓三大风险,令欧央行有决心准备好在必要的时候作出行动。

  此外包括日本央行、澳洲联储和加拿大央行在内的多国货币政策制定者也选择采取观望态度。

  受此影响,全球股市今年开局表现强劲,原油和铜等大宗商品企稳回升。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美国三大股指累计涨幅超10%,科技股走强带动纳指上涨超17%,欧洲三大股指中英国富时100指数累计上涨7.4%,德国DAX 30指数和法国CAC 40指数涨幅超过10%。新兴经济体中,除了中国股市一马当先,韩国、印度、泰国等市场累计涨幅也在5%以上。

  贸易形势将是决定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因素。荷兰国际集团ING首席经济学家奈特利(James Knightley)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积极看好中美经贸磋商能够取得良好结果。他认为,美国经济目前面临增速下滑的压力,如果贸易的不确定性被排除,中美两国,乃至全球经济将因此受益,并对投资者情绪产生正面影响,有望让美股冲击历史新高。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明年大选志在必得,而股市是首个任期内最好的政绩之一。

  从货币政策转向到经济回暖需要时间,而经济指标则是最好的风向标。最新数据显示,IHS Markit 2月全球增长指标从28个月的低点小幅上升,需求指标有所改善。花旗欧洲经济意外指数(economic surprise index)也反弹至五个月高点,下周可重点关注德国、法国及欧元区3月综合、服务业和制造业PMI指数表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